今天是:2018年4月21日 星期六  
   文史资料


首页 >> 文史资料 >> 文史资料
抗战时期的范家楼
来源:[东港区政协]   发布日期:[2009-9-9]

    岁月悠悠,沧桑变迁。人在岁月里奋进,生命在奋进中闪光。

    范家楼村的历史就处处放射着耀眼的光环。

    范家楼村是日照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村庄,现有800多户,2360口人,绝大多数属范姓。据族谱、村志记载,明洪武年间,范氏先祖由江南苏州辗转迁此立村,因当时建有楼房,故名范家楼。于清康熙年间建筑的典雅肃穆的范氏祠堂门上那幅“来自江南绵世泽,安居海曲振家声”的楹联,表明了范氏徙于江南,振兴于日照的历史。

    范家楼村位于东港区三庄镇政府驻地西,335省道如彩虹横贯村前,东、北、西三面山丘环绕,形成一个硕大的天然“椅子圈”,村庄就坐落在圈内沃土之上。村前是一片数十公顷的平原湖地,河滩、丘岭,绿树成阴,果园、桑园片片,水泥予制、榨油、造纸等是支柱产业,多年来一直是东港区的经济强村,2001年进入山东省强镇名村排行榜,可谓海曲古村,今已振兴。

    更让范家楼村的后人引以自豪的是该村的光辉历史。

    范氏祖祖辈辈在这方风水宝地上生息繁衍、勤劳耕作,先后培育了24位有功名的人才,至使祠堂脊上建有24个红顶子,这光宗耀祖的事,也让周围村的人刮目相看。在辛亥革命时期,范家楼的开明人士举起反帝反封建的旗帜,砸庙搬神建学堂,在日照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;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,范家楼人不畏强暴,舍生忘死,前赴后继,同日、伪、顽、匪殊死搏斗,使该村成为坚强的堡垒村,八路军驻日照办事处、滨海地区主力部队老六团指挥部一度移驻该村,曾有日照的“小延安”之称。至1949年建国,该村共有11名革命先烈为国为民光荣牺牲。从该村奔赴全国各地并走向各级领导岗位的干部达100余人。其中有十几名成为党和国家的高级干部,有两名高级知识分子范慎之、范桂文因贡献突出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

    战火中诞生的党支部

    1911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席卷全国,范家楼人深受影响,通过砸庙搬神等活动,也受到教育和锻炼。1919年的五四运动,特别是1921年中国共产党的成立,马列主义迅速在中国传播,更加鼓舞了一些热血的爱国青年。此后不久,范家楼村的进步学生范熙彭、范干民、范奉吉、范熙信、范奉进、范象明、范熙合、范熙正、范熙瑞等人,就受到了马列主义的影响,满怀激情,参加了反帝反封建的新文化运动,回到范家楼村宣传马列主义,传播新思想,新文化,撒下了革命的火种。

    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,日本帝国主义长驱直入,燃起了全国人民抗日的怒火,日照地区也群情激昂,一些杂牌队伍则打着抗日的旗号,乘机招兵买马,占山为王,鱼肉乡里。要抗日,必须找到真正抗日的中国共产党来领导。于是范家楼的9名学生满怀着民族解放的正义感,四处奔波寻找共产党、八路军。范熙彭和范干民经过几个月的奔波,于1938年秋终于找到从延安抗大返回日照的共产党员杨心培。经杨介绍,二人进了山东抗日军政干校所在地沂水岸堤。在干校里学习马列主义和党的知识,同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    1938年11月,范熙彭、范干民从岸堤干校结业后,由鲁东南特委安排回到日照与当地党组织接上关系,立即开展地下工作。一方面宣传抗日,动员青壮年参军打日本鬼子,不几天就有范庆服、范庆德积极报名参加了八路军,开赴前线。另一方面发展党员,很快就发展了范崇学、房振英、范熙信3人入党,成立了范家楼村第一个党支部,范崇学任书记,范熙信任组织委员。

    1939年,经过一年的考察,又加上以范景蘧为书记的中共日照县委迁入范家楼,以八路军办事处的名义对外在此办公,经过培养、考察,又发展了一大批党员,壮大了范家楼的党组织,加强了抗日力量。第二批发展的党员是:范熙迎、范崇希、范崇让、范象明、范崇举、范伟佐、范崇收、范奉吉等8人。接着范熙彭、范干民又到邻村发展党员。在台庄、吉洼、窝疃、下卜落崮、高庄、竖旗等村发展了胡润洲、张玉相、胡善述、吴开敬、胡润石、王文焕等人。这些村发展党员后,马上成立了党支部,开展工作。从而使日照县西部的抗日革命力量迅速发展壮大起来。这些党组织和每个党员,为帮助掩护鲁东南特委、日照县委、八路军办事处,作了大量的工作。如1939年日军在陈疃、官庄设了据点,党组织派党员范熙合、范惠东打入官庄据点,混进维持会当了书记官,掩护我地下党的干部在该村开展工作。同时搜集敌人情报,及时送到了八路军办事处。后来又派范庆吉当了伪军的大队长,这样日本鬼子的据点就成了我们党的掩护所。凡是派来的革命干部,一进范家楼就象到了家一样。当年12月党组织决定从据点里撤回范庆吉,临走时,他又带回了5名不愿为敌人效劳的战士和步枪4支,子弹200发,连人带枪交给了县大队。

    这些一心为革命工作奋斗不息的党员,抗战时期陆续担任了县、区、乡的领导工作。如范崇收、范奉吉在县大队任职,范崇学任区武装自卫团团长,范熙信任乡党支部书记,范熙彭任县委宣传部长,范干民任七区区长,范象明任区委书记等。

    英勇善战的自卫团

    1939年夏,日寇对沂蒙山区进行大规模的扫荡。到处烧杀抢掠,实行“三光”政策,妄图在短时间内摧垮刚刚建立起来的抗日民主政权。同时在周围的陈疃、官庄等地安设了据点,对范家楼造成很大威胁,形势非常严峻。对此,范家楼村党支部按照上级指示精神,选拔了30名精明强干的青年,委派党员范熙瑞负责,拉起自己的抗日队伍——自卫团,站岗放哨,盘查行人。同时建立了情报站,及时收集敌人的活动情报,向上级传送。1940年春,以范家楼村自卫团为骨干,联合邻村共建一个乡武装分队,约200余人,范伟学、范伟亭为正副队长,凑集大枪32支,子弹、手榴弹一宗。同时,发动群众自己动手制造土炸弹、土地雷、土炮、铁抬杆。经过群众共同努力,研制出了拉雷、踏板雷、绊雷、连环雷等。夜间在泰石公路上埋上地雷,专炸出来扫荡的鬼子,有好几次扫荡的鬼子被炸得七零八落,退回据点。敌人觉得范家楼的武装组织对他们威胁很大,就把范家楼看成眼中钉、肉中刺,一心想搬掉个这村,但由于该村的自卫团英勇善战,敌人始终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有一次,陈疃的鬼子和汉奸出动大批人马到范家楼扫荡,情报站的同志及时把情报送给了该村党支部和队长范伟学。他一声令下,各班、排立即行动起来,在东岭、西岭和村南的公路上埋好了地雷,并安排队员分别设埋伏,截击趾高气扬的日本鬼子和汉奸。当敌人扑向范家楼进入伏击圈内,一声喊“打”,顿时枪声四起,地雷成片爆炸,把敌人送上了天,手榴弹象下饺子一样,铺天盖地地扔来,打得敌人晕头转向,手足无措,还没来得及还击,就以为县大队来了,抬着死尸和受伤的鬼子、汉奸,窜回了据点。后来,敌人扬言说,范家楼真厉害,从此不敢进犯范家楼。这次战斗打掉了敌人的威风,增长了自卫团打垮敌人的信心。在这次战斗中,有一枝枪由于打子弹过多,枪筒子裂开了一道大口子,它也为抗日立下了功劳。又有一次,鬼子到三庄扫荡,范家楼的自卫团配合区中队奋勇作战,狠狠地打击了敌人,敌人夹着尾巴逃窜了。这次战斗,队长范伟学在北岭上负了伤。

    在消灭贯匪杨百福的战斗中,范家楼的自卫团起到了重要作用。为了消灭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霸,在战斗前,部队曾派侦察员勘查地形,侦察员先来到范家楼村北我党秘密联络站、陈家山前王义经家落脚。为了勘查地形的成功和侦察员的安全,村党支部派自卫队员范象明等人协助,他们和侦察员一样,都化装成拾草的,接近敌人据点,详细侦探,并由范象明绘制出地图,为消灭贯匪杨百福提供了可靠的资料。我滨海军区老六团的一个营和日照县的地方武装,按照范象明等人提供的地图,作好了攻打杨百福的老窝——上蔡庄战斗的一切准备工作。在包围上蔡庄前,范家楼党支部派出了范熙东、范崇转等民兵带路,直奔指定的战斗地点。战斗打响后,只见硝烟滚滚,子弹嗖嗖,喊杀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混在一起,震天动地,打得敌人抬不起头来,个个心惊胆战,无处藏身。在全体指战员的共同努力下,一举歼灭了这股残害民众多年的杀人魔鬼。此次战斗,毙伤杨匪官兵20人,俘虏40人,生擒了贯匪杨百福,后因其伤势过重失血毙命,使这个杀害革命干部范干民的刽子手得到了应有的下场。

    为消灭盘踞在窝疃的土匪朱信斋部,该村的八名民兵分四路为部队作向导,保证了部队按时投入战斗。

    1943年1——4月间,滨海军区老六团进驻了范家楼,指挥部设在积极支持抗日的开明士绅范聚东(范希彭之父)家,并有电台等通讯设备,准备拔除残害人民多年的朱信斋这个恶棍。是年,日本鬼子为了控制莒日公路这条交通要道,在范家楼东岭上建了碉堡,把范家楼作为防御重点。在这种情况下,范家楼自卫团不屈不挠,时刻想拔掉这颗钉子,为部队进军扫除障碍。为了避免敌人攻打范家楼,自卫团组织群众“躲反”,实行坚壁清野。把衣食用具全部藏在山洞里,把群众转移到了窝疃、上卜落崮的山涧里。自卫团昼夜不停地和敌人打游击战,弄得敌人晕头转向,始终没敢对范家楼下毒手。

    转眼到了1944年,抗日根据地不断巩固,抗日武装力量不断壮大,广大民兵经过几年的游击战争的锻炼,形成了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,对盘踞在日照西部的土匪、恶棍、汉奸欺压人民群众的罪行忍无可忍,一致要求上级赶快消灭这股恶势力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工作,上级决定派滨海六团、十三团、新百十一师,配合当地的民兵和人民群众,坚决拔掉贯匪巨奸朱信斋。指挥部就设在范家楼村范伟行家里。为了除害,在这次战斗中,范家楼的自卫团作出了很大的贡献。接着该村自卫团又参加了攻打石沟崖、甲子山等一系列战斗,拔除了村东岭敌人的碉堡,次次战斗都取得了辉煌的战果。

    范家楼村的自卫团是一支英雄的地方武装,在抗日战争中起了巨大的作用。抗日战争胜利后,接着投入到解放战争中去,大部分成员参加了人民解放军,他们跟着大部队,英勇作战,转战大江南北,个个立下了战功。

    活跃的妇女识字班

    几千年来,人民群众受封建压迫很严重,妇女压在最底层。中国共产党积极宣传妇女解放,号召她们冲破封建束缚,跳出家庭小圈子,走出家门,投入到抗日救亡活动中去。范家楼村的广大妇女,在村党支部的领导下,很快就组织了妇女救国会、识字班,组织她们学习抗日道理,学习文化知识。她们的思想觉悟提高很快,逐步摆脱了封建约束,动员家人参加抗日队伍,自己担负起生产和支前两大任务。该村的模范抗日军属房振英、贺长英、庄子芹、惠友升、杨秀兰、尹尚莲、夏桂贞、刘荣等妇女,在动员参军大会上,亲自给丈夫戴上大红花,送丈夫参军,自己则在家积极生产,勇敢地与顽军作斗争,和大伙一块作坚壁清野、转移等战备工作,受到了群众的称赞和上级的表扬。当时的主要任务是支前,男人上前线,村里只有妇女和老人、小孩,支前的工作就落在她们肩上,晚上还要缝军衣、做军鞋、凑给养,拥军优属,经常一天到晚不眨眼。

    妇女们组织起来了,自己解放自己,掀起了放脚运动,把小时候缠小了的脚从裹布里解放出来,和男人一样成为能生产、能支前、能参战的女英雄。同时组织起来上夜校,识字学文化,学唱抗日歌曲,演出宣传抗日的节目。因那时参加夜校的多是那些没结婚的青年妇女,所以,“识字班”一词,则成了她们的代称,一直延续到现在。

    “识字班”更是活跃。她们办剧团,自编自演节目,经常到外村宣传演出。如她们自己编的快板书,很受群众欢迎:“日本鬼,喝凉水,走起路来断了腿,要打枪,哑了子,打大炮,鼓了底……”她们晚上还到敌占区贴标语,宣传抗日救国的大道理,极大地鼓舞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日热情。识字班队长范熙华,为反抗封建束缚,从小不缠足,和男人一样下地干活,从事革命活动。1945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在抗日活动中多次遇难脱险。范玉波(范熙焕)是当地最早的女子教师,她创作了独幕剧《母亲送儿参军》,自己扮演母亲,感动了观众,当即出现了母亲送儿子,妻子送丈夫,哥送弟、妹送哥参军的动人场面。还有范萍、范伟云、范伟英、范琳等女子,人称“花木兰”,积极报名参军入伍。范崇招在下卜落崮参军大会上,第一个上台报名参军,胸前戴上了大红花。接着,范崇希、范庆和、范伟华、范伟亮、范伟师等纷纷响应,也报名参加了革命队伍。

    范家楼的妇女是英雄的女性,她们在革命战争年代立下了不朽的功勋,给范家楼革命史上增添了光辉的一页。

    永垂不朽的先烈

    在范家楼村东的葡萄山脚下,建有日照市东港区三庄镇革命烈士陵林。该林占地面积1000平方米。四周一棵棵笔直如盖的苍松翠柏象卫士一样屹立在那里,保卫着烈士的英灵,形成了一个自然的大院落,院内安葬着30位革命烈士的英灵忠骨。每座墓前都竖有石碑,镌刻着烈士的芳名和事迹。其中有日照县七区区长范干民,武装自卫团团长范崇学,党的好儿女惠家沈马庄的惠恒智和他的哥哥惠恒桂等烈士的陵墓。还有几位无名烈士,他们来自山南海北,为革命为人民求解放,将英骨忠魂抛在了异地他乡,使人更加敬佩。

    院内有一小广场,四周植苍松、红枫。每逢清明佳节,三庄镇的各界人士和上千名学生,怀着对烈士无比崇敬的心情,抬着花圈前往烈士陵林悼念革命先烈,为先烈祭扫陵墓,寄托他们的哀思,缅怀先烈事迹,听革命老前辈讲述先烈的光辉业绩,接受革命传统教育,鼓励他们踏着先烈的血迹去建设社会主义的新中国。

    这座陵林始建于1956年,由区政府出资修建。因为战争年代,范家楼村驻过八路军的野战医院,在医治伤病员期间,不幸牺牲了好几位烈士,当时把他们葬在了范家楼村的西岭野林里。又因该村又牺牲了11位烈士(他们是:范崇学、范干民、范熙迎、范伟晋、房守松、范伟光、范伟方、范奉法、王宜兴、范奉德),是当地烈士最多的村庄。因此,区政府决定将散葬的烈士墓迁到葡萄山脚下,建起了这座庄严肃穆的烈士陵林。一方面便于祭扫和管理,另一方面,又是很好的革命传统教育场所,后代永远铭记烈士的名字,牢记烈士的事迹,让革命英烈成为万古千秋的活教材,激励人民群众为革命事业奋斗终生。

    附:三位革命烈士小传

    范崇学,男,生于1903年,范家楼村人,1939年8月21日英勇牺牲。生前任日照县七区武装自卫团团长。妻房振英,1939年入党,我党地下工作干部,1946年当选为县、专署参议员,1965年去世。

    范崇学烈士,祖辈几代以打铁为生,从少年时就受到爱国主义思想教育。1938年经范干民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,成为范家楼村第一任党支部书记。当时由于他有特殊的打铁手艺和僻静住处,他家成了我党的活动场所和秘密联络站。他白天以打铁为掩护游走四乡,为党作联络工作,夜间常常为我军修造枪械。他还配合据点里的地下党员,里应外合,扰乱敌人,打击敌人,智取敌人的枪支。

    1938年下半年,他被任命为日照县七区武装自卫团团长,其间为党作了大量的工作。1939年8月18日,他带病前往陈家沟参加会议,被顽匪杨百福部逮捕。在敌人的酷刑面前,他坚贞不屈,“宁愿站着死,不求跪着生”,充分显示了一个共产党员的英雄气概。1939年8月21日,敌人将他押解到日北闫马庄(今属五莲县)杀害,时年36岁。

    范干民(名崇财),生于1914年,范家楼村人。1941年8月牺牲。其少年时代在本村范家楼小学读书,毕业后留校任教。1936年(22岁),考取莒县中学。毕业后被组织分派到本区陈家沟以教书作掩护,做党的地下工作。在此期间,他对学生注重爱国教育,经常用历史上的英雄人物教育青年学生,启发他们的革命思想,平时生活很简朴,深受师生爱戴。

    1938年8月他带领一批学生在黄墩参加了抗日队伍。同年秋,他同范熙彭等人被介绍到岸堤干校学习,并在本校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    1938年11月,他从岸堤干校毕业,由鲁东南特委介绍到日照,与当地党组织接上关系,在日照临时县委作组织工作。

    1939年,范干民被派回家乡做组织工作,在自己家里成立了“乡动委员会”,在此工作一年左右时间。在这期间,利用其合法身份,先后在本村和邻村发展了一批党员,组建了好几个党支部。

    1940年12月,任抗日民主政权日照七区区长,在黄墩办公,生活十分艰苦,斗争也十分残酷,他的革命毅力和崇高的爱国爱人民的精神,受到人民群众的称赞。

    1941年3月2日晚,范干民同50多人在黄墩开会,被敌人用突然袭击的手段,逮捕了所有与会人员,并用铁丝拧住范干民的“锁子骨”。同年3月6日,将范干民押送给土匪杨百福部。敌人为防其越狱,在他小腿上锲入铁钉,对他进行百般折磨。他却大义凛然,坚贞不屈。同年8月在上蔡庄壮烈牺牲,时年27岁。

    范熙迎,1924年出生,范家楼村人。1931年至1937年在范家楼小学读书,受到进步思想的熏陶。1937年高小毕业后,到蒙阴中学读书,积极投入抗日宣传活动。1938年秋,由于日寇反复扫荡,学校停办,中断学业回家。不久即与本村范伟善、上卜落崮刘成汉一起参加革命工作,次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    参加工作后,他在文艺宣传队工作,其间他努力发挥自己的知识才干,积极宣传抗日救国,创造性地开展工作,成为宣传队的骨干力量。1942年,国民党五十七军百十一师在常恩多师长的率领下,弃暗投明,党随即选拔该师连以上干部成立军官学校,范熙迎受党组织委派,出任该校校长。经过3年时间,为党教育改造了一大批有知识、有能力的军队干部。1945年春,百十一师奉命开往东北,他受组织安排,到藏马(今胶南)县某区任指导员,开展地方工作。其间,他深入发动群众,使该区各项工作搞得轰轰烈烈,受到县委的表彰。1945年,他在一次执行任务的途中,被国民党特务杀害,时年21岁。(来源:日照市情网)


打印此页】【顶部】【关闭

上一篇: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农民起义的女领袖吕母
下一篇: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--丁肇中



Copyright © 政协日照市东港区委员会 版权所有
联系电话:0633—8253925、8253927
地址:山东省日照市海曲中路19号东港区政府院内 邮编:276800 技术支持:日照黄页传媒有限公司
鲁ICP备11004227号